Ψ关于隐逸文化的诗句(Ψ隐逸文化)

作者:古诗词 | 发布:2021-08-18 23:53:12 | 阅读:166

1.隐逸文化的现象简介

“隐逸文化”的表现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这一批名士遁迹山林,当起隐士,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隐逸文化生成魏晋风尚对这一时期乃至稍后的南北朝的文化影响很深这一特殊环境。尽管儒家创始人孔子说过“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孟子也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文人得意时仕,失意时隐,自古而然。但六朝隐士之多,恐为历代之冠。

“隐逸文化”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出现了对隐居生活由衷赞美和吟咏的“隐逸诗”。有的诗的标题就用了“招隐”二字。比如西晋张载的《招隐诗》有这样的句子:“来去捐时俗,超然辞世伪,得意在丘中,安事愚与智。”因写《三都赋》而洛阳为之纸贵的左思,也写了两首《招隐诗》,其中有句曰:“惠连非吾屈,首阳非吾仁,相与观所向,逍遥撰良辰。诗中提到的惠连是指柳下惠、鲁少连,曾屈已受禄;首阳的典故则是指不食周禄、宁愿饿死首阳山的伯夷、叔齐。意思是说,无论是惠连的曲意求仕,还是夷齐的舍身全节,都与我无涉,我只知倘佯逍遥,怡然自得。

2.中国古代隐士文化

隐士”就是隐居不仕之士。

首先是“士”,即知识分子,否则就无所谓隐居。不仕,不出名,终身在乡村为农民,或遁迹江湖经商,或居于岩穴砍柴。

历代都有无数隐居的人,皆不可称为隐士。《辞海》释“隐士”是“隐居不仕的人”,没有强调“士”,实在是不精确。

《南史·隐逸》云:隐士“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

而且一般的“士”隐居怕也不足称为“隐士”,须是有名的“士”,即“贤者”,《易》曰:“天地闭,贤人隐。”又曰:“遁世无闷。”

又曰:“高尚其事。”……是“贤人隐”而不是一般人隐。

质言之,即有才能、有学问、能够做官而不去做官也不作此努力的人,才叫“隐士”。《南史·隐逸》谓其“皆用宇宙而成心,借风云以为气”。

因而“隐士”不是一般的人。 《孟子·滕文公下》中所称的“处士”(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也就是隐士,指的是有才有德而隐居不仕的人。

但这个“处士”,是指从来未做过官的人。先官后隐如陶渊明也叫隐士,却不能叫“处士”。

旧时认为隐居的人不求官,不求名,不求利。《旧唐书·隐逸》称“所高者独行”,“所重者逃名”。

《易·蛊》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隐居求高,即是人品高尚的人,所以“隐士”又叫“高士”。

江苏常熟至今尚保存元代大画家隐士黄公望的墓,墓道石碑即刻“黄高士墓”。元代另一位大画家倪云林也被人称为“倪高士”。

晋宋时戴逵和他的儿子戴勃、戴颙都是著名的大画家、大雕塑家、大音乐家,他们都隐居不仕,所以《历代名画记》称之“一门隐遁,高风振于晋宋”。戴氏父子是大艺术家,然而传记不列入“文苑”,也不列入“艺术”,却列入“隐逸”,是因其有才艺才被称为“隐士”,因其“隐”,方有“高风”。

《史记》中记古人语“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看来隐士是立了“德”,所以正史皆为隐士立传。但德在何处?却是值得研究的。

比如严光,拒绝了汉武帝的亲自征召和封赏,而隐居富春江。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中说:“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据说这“风”,原写作“德”。

在范眼中,严光之德崇高如山。而南宋诗人杨万里就在《读〈严子陵传〉》一诗中说:“客星何补汉中兴?空有清风冷似冰。

早遣阿瞒移汉鼎,人间何处有严陵!”朱元璋说的更是击中要害,他在《严光论》一文中说:“汉之严光,当国家中兴之初,民生凋敝,人才寡少,为君者虑,恐德薄才疏,致民生之受患,礼贤之心甚切,是致严光、周党于朝。何期至而大礼茫然无所知,故纵之,飘然而往。

却仍凄岩滨水以为自乐。……假使赤眉、王郎、刘盆子等辈混淆未定之时,则光钓于何处?当时挈家草莽,求食顾命之不暇,安得优游乐钓欤?……朕观当时之罪人,罪人大者莫过严光、周党之徒。”

(见《留青日札》卷十一《子陵耕钓处》附)朱元璋虽是大老粗,又是暴君,但他这段话却有值得思考的内容:隐居的人德就高吗? 实际上,从来隐士,大抵可以分为十种:其一是真隐、全隐,如晋宋间的宗炳、元代的吴镇等,从来不去做官,皇帝下令征召也不去,而且也不和官方打交道。其二是先官后隐,如陶渊明。

陶是著名隐士,传列《晋书》、《宋书》、《南史》三史中的“隐逸”,其实他不是一个纯粹的隐士,他当过官,因对官场不满才隐居。明代的沈周,一天官未当过,传列入《隐逸》。

而他的学生文徵明,只在京城当了一年翰林,然后便安心隐居至死,但其传就未被列入《隐逸》而列入《文苑》。陶渊明也是先官后隐,但其“隐”的名气太大,超过其诗名,不过陶渊明后来是真隐了。

像陶渊明这样先官后隐的隐士较多。其三是半官半隐,如王维,开始做官,后来害怕了,但如辞官隐居又没有薪水,生活没有保障,于是虽做官,而不问政事,实际上过着隐居生活。

这类人从名分上不能算做隐士,但有隐逸思想。有隐逸思想表现在意识形态上是相同的。

其四是忽官忽隐,如元末明初时王蒙、明末董其昌,做了几年官,又去隐居,朝廷征召,或形势有利,又出来做官,做了一阵子官又回去隐居。这种人不果断,拖泥带水,王蒙创造了拖泥带水皴,董其昌的画用笔含糊不清,太暗而不明,就和他们的性格有关。

其五是隐于朝。这种人身为官但思想已隐,做官不问政事,“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随波逐流,明哲保身。

这种人对国家损害最大。其六是假隐,如明代陈继儒,虽不做官,但好和官家打交道,有人写诗讥笑他“翩翩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家”。

其七是名隐实官,如南朝齐梁时陶弘景,人称陶隐士,虽然隐居山中,朝中大事还向他请教,被称为“山中宰相”。这种人身为隐士,实际上不具隐士思想,他不做官只是为了更自由而已。

其八是以隐求高官,如唐代的卢藏用。刘肃《大唐新语·隐逸》记,卢藏用考中进士,先去长安南的终南山隐居,等待朝廷征召,后来果然以高士被聘,授官左拾遗。

后来,另一隐士司马承祯亦被征召而坚持不仕,欲归山,卢藏用送之,指着终南山云:“此中大有嘉处。”这就是“终南捷径”。

用这种隐居手段以求高官者,实非真正的隐士。

3.离别意境,隐逸意境,思乡意境的有关知识

静夜思》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作。

短短的“二十字”将李白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情怀,夜深之时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灼热情感抒发得淋漓尽致,构成了极其浓郁的思乡意境。可是,时代变迁形成了古代汉语与现代语言的差异,拉远了诗人与学生感情之间的距离,也给学生带来了理解上困难。

本诗虽只短短20字,如果只按传统教法,读读、写写、背背,不创造与课文内容相和谐的诗意境界和审美心理状态,就不能促成学生与诗人“心灵”的相会,更不能算是一堂成功的古诗教学。在借鉴一些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我进行了如下的教学,促成学生与诗人的“心灵”相会。

诗境之一:走入静夜置身诗人环境 “你头脑中的夜晚是怎样的?安静的夜里,大伙在做些什么呢?古代大诗人李白在这样安静的夜晚在想些什么呢?”伴随着《思乡曲》,教师轻声地与孩子们交流着,并结合学生的感受板书课题“静夜思”,一切都是那么轻轻悄悄,努力结合诗营造一种静谧的意境。学生也受了音乐的感染,读课题时全然进入了角色,读得格外的静,话音显得格外的深幽。

孩子们伴着那略带忧伤的思乡曲,脸上写满了沉静,他们不自主地低吟着。那纯真的表情,那动人的声调,真切地让人感受到“诗意”的魅力。

评析: 按常规,这个片段是对课文的整体感受。若只是一般化地读,那种感受只能是生硬的、只触及到文字层面的感受。

而一旦创造出与课文诗意境界相和谐的课堂教学意境,就一下子触及到文字的内在意蕴——诗人、古诗及诗意的“心灵”。这里,教师运用诗意的教学语言、诗意的媒体音乐,巧妙地实现了学生与诗人的心灵相会。

有了这心灵意会,教学就有了真趣和诗意。 如果教学只局限于古诗,不超越古诗,不站在更高更广阔的境界对古诗意境进行创造性地开掘、拓展和建构,那教学只能是狭小和低层次的,同时也不能全面、深入地把握古诗的内涵,感受古诗心灵的。

诗境之二:走进诗中获取诗人感受 教学了生字、生词,教师又反复引导学生读课文,有的学生已经能背诵全诗。 清幽的音乐再次在教室里流淌,画面上的月光洒落在诗人的床前,教师的话语很抒情:“明亮的月光洒落在你的床前,好像是;好像;好像是。”

不再把孩子置身于诗外,而是让他们忘却自己的身份,融入到诗中去,以第一人称的形式获取直接的感受,从而与诗人心灵相同,引起共鸣。 孩子们的想象力马上被激发起来了,一个个沉浸在无限美好的遐想中: “明亮的月光洒落在我的床前,好像铺了一地的珍珠粉。”

“明亮的月光洒落在我的床前,好像给我的房间罩上了一层白色的面纱。” “明亮的月光洒落在我的床前,好像是一阵烟。”

…… 评析: 有了这个环节,教学的境界和内涵就显得开阔和丰富了。教师也完全不必再画蛇添足地设计“为什么诗人以为地上铺了一层白色的霜”这样的问题了,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包含在上面的教学环节里了。

在小学生的心灵中,古诗抽象、精炼、含蓄的特点(如“疑是地上霜”),哪里有这个环节这么真切、生动和富有情趣啊! 孩子们的心灵是蕴藏丰富的矿藏,但他们自己很难凭空发现、发掘和发展,必须在教学中依据具体的教学内容和具体的诗意情境,才能实现自我的发现和发展。如果说,上个教学环节已经对教学内容和学生的心灵有所拓展和丰富,但是还不够,还要在更高的层面和更大的空间再加拓展和丰富。

诗境之三:凝望月儿读懂诗人心情 “明亮的月光照在诗人的床前,好像是铺在地上的白白的霜,这样的美景让诗人忍不住举头凝望。”孩子又起劲了,不约而同地抬头向教室窗外凝望。

“看到月亮,你想到了。”学生们个个凝神静思,浮想联翩,灵感大发,纷纷要求发言。

老师让他们考虑成熟,同时再次打开思乡曲,清幽的音乐又回响在教室里: “看到月亮,我想到了在家里的妈妈。” “看到月亮,我想到了和哥哥一起玩游戏的时候。”

“看到月亮,我想到了好朋友李尧。” “看到月亮,我想到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很想他们。”

…… “小朋友们浮想联翩,诗人看着挂在空中的明月,会想到什么呢?他想到了故乡的”。在已与诗人产生共鸣的前提下,孩子们按捺不住表达的欲望: “他想到了故乡的那座小山。”

“他想起了家门口的那条小溪。” “他想到了故乡的苹果。”

“他想起了故乡的亲人。” …… 各种各样的答案从孩子的头脑中蹦出来,他们把这篇脍炙人口的诗作变得更为丰满。

诗境之四:和乐吟诵表达自我感受 当我再一次播放思乡曲时,学生竟不由自主地和着音乐低声吟诵,其中一些同学甚至站了起来,配上动作,边表演边吟诵。那般神情非一个“传神”能够概括。

日前谢若望教授飘蓬万里由瑞士来到雪梨,诗友们籍【酒井园诗刊】第二期出版欢聚之便,邀谢教授谈欧洲华文作家的近况。诗声笑语之际,冰夫兄塞给我一册已在报刊发表的新诗作品。

嘱我为这本即将出版的中英对照诗集,写篇序文。谦辞未果,便答应了下来。

不敢言序只能算是读后的一些心得。 冰夫的这本诗集共收集了四十八首诗,分成〖面对波涛〗〖倾听秋风〗和〖落英纷呈〗三个单元。

为不负所托,漏夜将三个单元的诗一口。

4.3.依次填入下面一段文字横线处的语句,衔接最恰当的一组是()“隐

D 【解析】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语序排序,这是道传统题型。

本题从排序的角度考查语言的连贯。解答排序题的基本思路是:通读全部语句,明确题目要求;试着排小组的句子或相连最紧密的 句子,再把小组句子连成大组句段;把连好的语段速读一遍,对不连贯的地方再作略微调整。

题中能与“特殊”照应的句子当然是先贤的话,因为没有按照先贤的教诲去做才“特殊”;而按身份、地位、生沱年代,“孔子”前“孟子”后,所以④在②前。紧接着⑥是先贤教诲的必然结果。

①的转折正是照应了“自古而然”的“然”。至此“直接表现”结束,“另一表现”与此照应紧随其后,“比如”举的两例正好照应了③中的“枥题就用了‘招隐’二字”。

【考点定位】语言表达简明、连贯、得体、准确、鲜明、生动。能力层级为表达运用E。

【名师点睛】语句衔接的题目是课标卷必考的题目,有时是排序,有时是填写衔接句,此题属于填写衔接句的形式,填写衔接句注意语意的分析和句式的选择,此题主要是语意的分析,分析语意注意抓住空格前后的重点词语和所填语句的吻合。本题排序存在明显的逻辑顺序,考生抓住关键语句来排序。

关于隐逸文化的诗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